告别——陪伴近十年的“淀粉”

出于网络环境和成本的考虑,最近正式决定停用 Linode 上的服务
也借此机会正式浏览一下服务器中的文件——打包,拷贝,并最终封存在某个角落

按说这么多年来记下的数字串不算多,除了联系方式之外的更是屈指可数
1249 算是其中的一个,这是在 54df 里我的 UID

也不知道这串数字是什么时候印在脑中的,是在队长仍负责管理的时候?还是接手论坛数据后,在 log 中过多地看到这一串数字之后所留下的印象?

2009-10-30 13:07:00

在写下这篇文章之前,我从备份中找出了论坛的数据库,输入了 1249 这串数字,查询到了这个时间,即我的账号建立的时间
稍做计算的话,是初一刚开学的时候,家里刚刚装了宽带(吐槽一下,我家从那时开始就用的长宽,一直用到了现在 =.=)
自己当初好像还挺活跃 …… 一天能回几十个帖子

那时论坛里的技术氛围还很浓厚,在论坛中遇到了不少人,也经由他们的指导学习了不少的东西:

从对论坛上的道具感兴趣,到自己研究 Discuz 插件、源码,因此申请到了一个超管权限+程序类版主
看到 @指针 用 C# 写的浏览器,又对 C# 起了兴趣,“开发”了一些自己觉得很“厉害”的东西
结识了 @Sandy,又结识了另一个团队的成员,正式研究了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平台代码,发布了一个 Discuz 插件,也通过它转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和 @Sandy @df12345 等人参与组建了 DSS,随后更名为 DFN,期间做过浏览器(C#控件套壳)、微博(用开源程序修改)、网盘(用网上的代码东拼西凑)、虚拟空间(kloxo+dz插件,后来也尝试过仿照当时比较有名的 rootpanel 自己开发面板,但没有完工)等等“项目”。有些现在看来很幼稚,但还是很佩服自己当初还做过这么多
以及至今还能想起的,为显“正式”而定期举办的语音会议(虽然大多数情况下都以闲聊告终了)

时间线可能会有些错乱,但这些情景稍作回想便会浮现在眼前。要是以现在的想法来看,我们这些人当年大概是有些“中二”:不是把自己设想成魔王附身什么的,只是假装自己是一个很“正经”的网络团队,做了些东西。当然,至少以我个人而言,是真真切切地学到了一些东西,也留下了不少经验。

而且稍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经验对我人生方向的影响竟然远远超过了大学三年的课程
当然,这与本文无关,不做详细叙述 XD

一切的事物都有其发展规律,一个论坛也难逃这样的命运。尤其是 54df 并不是一个官方的平台,创始人小队长也只是个供稿者。于是大概在栏目停更之后,论坛也算是被断了流量入口。我已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访问论坛的,但数据告诉我,从 2011 年 9 月到 2014 年 3 月期间,我没有发过任何帖子。
我只依稀记得,在 2014 年 3 月之前的一段时间内,论坛的域名被解析到了创始人小队长的博客上。

2014 年 3 月,@Zyxwvu 从小队长手中拿到了论坛的数据,并同我一起着手恢复论坛运行。期间,也举办过一些活动。而针对当时论坛功能的冗余问题,我们两个人也分头进行了重写。

说到 @Zyxwvu,其实我也一直没有搞清他和 @df12345 的关系。而且我俩选语言的习惯也大相径庭,我比较偏好 C 系的语言,在学过 C# 和 PHP 之后,因为要做前端页面又接触了 JavaScript(这三个语言也是我至今为止使用较多的语言)。而 @Zyxwvu 一开始便喜欢 Lua(他甚至用 Lua 写了一套支持 https 和 fastcgi 的 http server,替代 nginx 在我们的服务器上跑了很长时间,当然因为用 nginx 还是他的程序这一点我们没少吵架 2333),而后又去学了 rails。重写论坛的工作起初是他写后端我写前端,而在看了几遍他的代码都不得要领,且实际使用后发现 rails 内存占用极高的问题之后,我便直接否决掉了他的 rails 方案,改用 node 重写。这套(其实并不完整的)论坛程序也帮我上大学之后顺利加入了学校里的一个网络工作室(同样与本文无关,不做详细叙述 XD)。

论坛重新开放后,人气其实也并未恢复多少,热情也便少了许多。加之在学校里承担的角色越来越多,对论坛也就逐渐疏于维护,这也就导致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最终访问是为什么中断的——是我的论坛程序出了问题,还是 @Zyxwvu 的程序出了问题,又或是因网络问题 ……。总之,这一切也已经无从查证,只有数据中的最后一条永远停留在了 2016-09-03 13:37:41。

其后,我也更换过几次 vps 服务商,在迁移到现在的服务器时,我甚至以为程序和数据已经完全丢失。直到今天再次迁移的时候,我才发现数据一直存在。git 库虽然在上次迁移中不慎丢失,但本地磁盘中仍有之前的版本备份。不过时至今日,这些数据拿出来大概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程序也因为以来问题无法正常运行,想要继续拿出来用怕是要大改一番。也许什么时候闲下来,再做做准备开个博物馆也还不错。

当时光流逝之后,很多事情都变得无法解释了——因为记忆并不完整,只有部分时间的片段被保存了下来。比如 @Zyxwvu 和 @df12345 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有机会见面的话还可以细问。但像最终访问中断的原因,怕是已经被埋藏在数字的海洋中了。同样成迷的还有我是如何结识 @SJoshua 和 @Shuenhoy 的,现在的“官方总群”里都是原来的那些人,等等。

还有一个问题此时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即「上大学之后会变得更累」这个观点是否正确。若是单以我个人的现实生活体验来看,显然是否定的——没有最终高考的压力(虽然对高中的我并没有形成压力,但每天做题的生活还是很烦),每天的上课时间不足高中的几分之一,决定工作的我成绩也变得没有了意义。但仔细思考初中或高中生活后发现,反而还是那时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的东西(当然,包括上面的中二项目等等),那时候的项目也不需要做需求分析,不需要考虑有没有人用——纯粹地因为自己想做而做。而在我结识的这些人中,大多也是在他们上大学之后便减少或失去了联系。以现在为例的话,马上就要高考的 @SJoshua 反而是最活跃的。

大概是在上大学之后,我们才意识到了人生需要为着某个特定的目标而努力吧
或者说,现实已经不允许我们中二下去了呢?

 

Zhyupe
于 2018 年 5 月 12 日深夜

7 评论

  1. 我实际上应该是在论坛的生命周期要结束的时候加入54df的,但论坛也陪伴我走过那么多年,也真的是感触很深。
    现在虽然混迹包括小马圈在内的那么多圈子,但愤鸟、ruiwj、3366rt、小溪等等这些朋友,仍然是最亲密的朋友。和他们的感觉就像和家人在一起一样。
    淀粉日常的那个群永远是置顶的,而且是唯一置顶的。
    两年来,我们的淀粉月刊项目也一个月不断地写到了现在。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论坛,没有这些朋友,自己今天的网络社交生活会是什么样。
    感谢为淀粉论坛付出那么多的云鹏和zyx!
    希望未来会更好。

  2. 可能是因为长大了吧。。小的时候父母经常劝自己成熟一些,不要“中二”,现在真的长大了,却怀念起曾经那些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敢做的中二时光了。。感谢54df,感谢云鹏!一下子想起了很多。

  3. 曾经在论坛灌水的我心中有愧,感觉是因为我论坛的人气才开始下降的。因为如此,我也想淀粉论坛好好发展,可惜自己水平不够无力回天。大概这也是我那么怀念淀粉论坛的原因吧。

    1. 如果一个社区的生态正常的话,是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或好或坏的行为而发生颠覆性变化的。除了特定领域内影响力较大的一些论坛(当然这些地方也存在质量降低等问题),传统论坛活力不再已经是既成的事实。只能说是国内互联网的发展,尤其是互联网使用习惯碎片化带来的一个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