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的时候就比较喜欢胡思乱想。倒不是焦虑那种,只是不知是怕无话可说还是什么缘由,很少与人交流的我倒是总在做被人提问时的“回答准备”。

比如最近,因为毕设选了一个和本专业完全无关的题目,就一直在思考怎样回答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你选择了一个与你的专业毫无关联的题目?那这个专业又给了你什么?

2015年6月,高考之后到志愿填报完整,我自认为这可能是有生以来度过的最迷糊的一段时间。莫名奇妙地度过了出分前的半个月,莫名被我爸带去学校信院咨询,莫名遇到了一个通信工程的学姐,然后就被定下了第一志愿第一专业。

其实最遗憾的一点是我并不认识比我大一两级的人,这也导致我完全不理解通信工程这一专业到底意味着什么。是的,当初我以为通信=计算机网络,或者搞搞手机上的开发,稍微再偏底层一点,蓝牙,或者搞个树莓派做个应用。这是我对通信的全部理解。而当时曾被炒得火热的计算机行业猝死事件又莫名使我深信计算机行业不宜久留,分数加持之下自然而然地被录取,第二专业第二志愿统统都没用上。

然而 985 的本科教育必定是理论先行,全面面向科研培养人才,这就使得大一大二变成了我过得比较痛苦的两年。且不论高数、大物之类的基础公共课,低频、高频、信号之类的专业课便磨灭了我对这个专业抱有的所有幻想。我从未想过自己要深入到电路层面去解决任何问题。二极管,三极管,场效应管,放大器,傅立叶变换,拉普拉斯变换,z 变换,对这些东西我完全提不起兴趣。且不说现在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就算是考试时我也不敢说对他们有多少了解。如果你能看懂上面列出的名词的话,可能发现上面全都是低频和信号的内容——是的,我已经连高频这门课讲过什么都不记得了。数逻是罕见的能让我提起兴趣并且自认为学明白了的专业课,不知道是不是和曾经折腾过MC的红石电路有关,但这大概是四年来唯一一门满绩点的电路课。

进入大三,被普遍认为最忙的一年,我反倒觉得轻松不少,因为课程安排终于在一定程度上向我最初的期望发展了。毕竟现代电路离不开软件,经过了底层电路知识的历练与摧残,也终于回到了软件为主的部分。现在想来,自始至终也只有软件是我自己的舒适区域,而我在之前两年来都没能越过它。或许,这也算是我永远无法也不应该想要跨过的一个区域。

此外,通过几年来对整体环境和学院现状的了解,我也对这个专业存在以及仍在继续扩招的现状感到了深切的遗憾。本来这个专业的研究生方向就包含模式识别、图像处理、信息安全等等和电路完全不挨边的方向,而这两年机器学习的浪潮更是搞得找不到几个不做机器学习的老师。当然,毕竟我没有考虑过读研,这可能是我接触的太少,或是偏向于接收对自己观点有利的信息而产生的错误观点。但不如把这几年本专业毕设系统的题目调出来统计一下,看看有多少是机器学习的,又有多少用到了基础电路知识的。而我的想法则很简单,如果这一专业中优秀的人注定去做计算机相关的研究了,那为什么不直接让他们去读计算机?又或者,直接改掉培养计划,把用不上的电路知识换成对学生将来更有用处的计算机类课程?

可能有人会喷我功利,但我很多优秀的同学,之后研究方向可能是机器学习或是计算机网络的,现在可能对数据结构没有基本的认识,或是 Wireshark 分析个流量都有问题。

而从就业的角度来讲——毕竟我们每个人都终将选择就业——没有任何一个行业是轻松的。更何况以现在的形势来讲,这个行业面临着更大的风险和挑战。而行业内的标杆企业内部文化大家也是有目共睹。选择这一专业也并不比我当初认为“不宜久留”的计算机行业具有什么优势。

写了半天发现似乎写了太多论证过程,还没有给出确切的回答。那么回到原本的话题,答案大概是一下几点:

  1. 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我真的没法说自己在这个专业里学到了什么,记住了什么,有能力做什么。
  2. 我对这个专业提不起兴趣,没有志向在这个专业上继续发展。
  3. 无论是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我觉得在这个专业上无论是从业或深造,对我而言都不是最优的选择。

虽然如此度过了三年多,遗憾是有的但我还说不上后悔。与选择 21 世纪学科相比,这一步也不算那么坏。且既然我对理论课没什么兴趣,就算当初选定了计算机也不一定有别的选择。何况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无法改变,重新高考入学虚耗时间风险过高而性价比又极低。自从坦然接受这一现实之后,给未来定下的目标便是:毕竟自己无法做到完美,那么对于任何可以做出的选择,或好或坏,无悔,即可。

Zhyupe
于 2019 年 1 月 2 日凌晨
由于服务器问题具体发布时间未知 :-